news center

王斌:我为中国电影界感到脸红羞耻!

王斌:我为中国电影界感到脸红羞耻!

作者:封揎  时间:2019-01-24 02:18:05  人气:

王斌:作家,编剧,张艺谋文学策划电影《霍元甲》、《有话好好说》、《千里走单骑》、《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均出自其手,著有长篇小说《遇》、《六六年》 王斌是第五代电影的亲历者、参与者、目击者、思考者他以一个文学家的身份介入电影,因此他身上有着一个文学家应该具有的素质和眼光我们缺少什么王斌说,我们缺少的是独立的思考,缺少的是光,精神的光束 在王斌之前,中国影视界只有“文学编辑”,并无“文学策划”,不同于此后很多文学策划的空头挂名,王斌的策划货真价实:最初配合导演选材、选编剧,然后一起谈剧本,反复谈,最后可能还要动笔改剧本余华的小说《活着》,就是他作为“文学策划”推荐给张艺谋,又一点点帮忙搬上银幕的 这是近日某电影产业论坛上,王斌先生的发言: 以下是文字实录: 我特别不喜欢别人说我是编剧,我为我是曾经的、或者别人把我视为中国电影界的人而感到耻辱我认为编剧在今天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代名词,所以你说我是编剧,就等于你在骂我我现在确立的身份,第一我是作家,第二我是独立的思想者 今天到这儿来,按道理我是不应该作为发言者的,因为今天会议主题更多的谈的是产业我首先要告诉大家,我和任何机构没有关系,我和任何产业没有关系,我是一个自由的边缘分子,因此我今天在这里谈的任何观点,仅代表为自己如果我的话惹得你们不高兴了,你们也别太在意 我认为中国电影按照现在的方式走下去,它正在凯歌高奏地走向死亡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像中国电影这么大面积地出售这么无耻、这么廉价、这么没有价值观没有理想的电影我前两天跟一群年轻朋友在一起时,谈到读书的问题,我说当有一天你们坐在中国电影院,你们为看到中国电影感到脸红感到羞耻的时候,你们就成熟了任何一个有健全思维的人,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在无耻拙劣、不会讲故事、不会说人话、不会塑造人物的中国电影面前,你真的要感到羞耻,它在侮辱你的智商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想,为什么今天的电影观众和中国电影变成了这种巨婴化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我少年时代看高中生,看那些大哥哥们,他们的智力水准,是今天四十多岁的人所具备的,他们看的是《安娜卡列琳娜》、《九三年》、《战争与和平》,那么今天的年轻人为什么都变成了巨婴呢今天参加这个会,我突然明白了,天天玩游戏,人的智力能发达吗 游戏,对今天这个时代、对一个健全的精神文化思想,它是在犯罪我们用这样极其没有智力涵养的东西,不仅在吞噬着一代人,而且在暗中操纵改变了一个正常人性应该拥有的心理结构和精神结构刚才会场上有人在振振有词地说,在算几秒钟会制造一次高潮就这是把人类型化可是你们不要忘了,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存在,每一个人都该有他独立的思想、精神和情感当你们不知不觉地被这种类型化的游戏装在一个框架里时,你还是一个独立的人吗 你们不觉得这很可怕吗 我今天本来想讲讲《人民的名义》,应该说功大于过,但确实这部片子太概念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有点假而且这部片子是不可复制的,这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他们的利益盘算的一场博弈你用一个利益共同体之外的影视公司,你试试看门都没有 我给自己确立一个最基本的做人的原则,我要捍卫一个作家最基本的良知,捍卫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我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对你们说假话 中国影视行业,其实只有5个人! 最近随着崔永元的爆料,中国影视行业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在《吐槽大会》的一期节目中,著名编剧、导演宋方金,用骂人不带脏字的嘴法,揭露了中国影视界的黑幕 视频全长8分钟: 中国影视行业的构成,这个构成很简单,只有五个人: 第一个人,叫会计中国影视行业人人都是会计人人都知道昨天晚上的票房是多少人人都知道怎么买假收视率、假点击率假票房,真水军如果有一个人说,我不是会计那么,他是上市公司的,他叫会计师 第二个人,叫包工头用黑话翻译过来,叫制片人中国影视行业包工头的代表,他叫于正老师于正老师本来靠大量的抄袭,完成人生的逆袭但是,他好死不死的,抄袭了琼瑶阿姨然后就被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了 第三个人,叫产品经理用黑话翻译过来就导演中国影视行业制作的大部分影视剧,不叫影视剧,也不叫影剧作品,叫理财产品可以说,中国影视导演,叫产品经理这里我介绍一个人,就是于正在抄袭界的楷模和前辈,叫郭敬明老师郭敬明老师,抄袭界的大拿,剽窃界的翘楚,坚持不道歉界的无耻大神 第四个人,就是骗子中国影视界的骗子都集中在哪儿你们去漫咖啡去听一听谈的都是五个亿以上的项目,五个亿以下的他们在上岛咖啡 第五个人,罪人中央这些年一直在提倡讲中国故事但他们一直在讲美国故事、韩国故事、日本故事他们甚至盯住了越南、泰国、黎巴嫩、摩洛哥、以色列等偏僻国家的故事…… 我们一直讲文化自信,这叫什么文化自信,这叫文化他信真正的威胁来自文化领域,功夫是中国的,熊猫是中国的,功夫熊猫是美国的我们有无数上等的木料,我们制造不出一架登天的天梯 我们学着韩国的综艺,我们讲着日本的故事,我们看着美国的电影,我们戴着泰国的佛牌,这个我工作的影视行业,充斥着资本的奴隶文化的杂种,故事的乞丐,精神的侏儒,中国影视行业没有文化自信,只有文化他信 大概前天,有一个网友在我的微博上留言,说宋方金你们编辑都死了吗你们老让我们看挖坟剧目、神仙乱伦、太监穿越、僵尸还魂……我说我们编剧没有死我是我们中国影视行业死了!我们是中国影视行业的一个环节,非常抱歉,我们已经竭尽全力,